Insert title here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養老
把養老院“搬”回家
發佈人:黎明      信息來源:人民健康網      發佈日期:2021-03-17 15:19:52      瀏覽次數:4972次


專業醫護人員上門為簽約家庭養老牀位老人量血壓。南京市民政局供圖

家住江蘇省南京市鼓樓區的蔣奶奶,患有輕度阿爾茨海默病且行動不便。今年年初,她不慎從自家家庭養老牀位上跌落,智能牀墊監測不到蔣奶奶的生命體徵,迅速向對應養老機構發出警報,工作人員很快趕到蔣奶奶家中,對她進行救護。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南京老人像蔣奶奶一樣,成為家庭養老牀位用户。家庭養老牀位模式可以為半失能或失能老人提供家庭適老化改造、專業護理、遠程監測等養老服務,獲得了越來越多家庭的青睞,成為機構養老和社區養老模式的有益補充,展現出良好的發展前景。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加強普惠性、基礎性、兜底性民生建設”。河海大學教授韓振燕認為,南京市創新探索家庭養老牀位模式,滿足老百姓“養老不離家”的意願,使養老機構專業服務向居家延伸,醫養資源向末端流動。

家庭養老與機構養老牀位比達1:5

當前,社會流動性增強、行業競爭激烈、職業工作強度大,加上普遍的“4-2-1”家庭結構,導致很多家庭養老“有心無力”。面積不到全市12%的南京主城區,生活着全市51%以上的老年人,尤其是全市還有超過15萬名失能失智、半失能老人,更易導致“一人失能、全家失衡”。

“居家養老正在成為養老的主力模式。”韓振燕表示,受固有養老觀念和養老服務現狀、家庭經濟狀況等因素的影響,老年人居家養老意願強烈。

據統計,南京中檔水平養老機構半失能老年人每月收費在4000元左右,失能老年人每月費用超過5000元。2020年,南京全市企業退休人員月人均養老金水平為3188元。對大部分老年人而言,入住養老機構成本較高。

據調查,96%以上的南京市老年人普遍期待“養老不離身邊人”“服務距離一碗湯”,因而選擇社區居家養老。南京正在致力推廣的家庭養老牀位,替機構省去大量建設和租金成本,反過來向老年人讓利,相較入住機構節省費用超過30%。

75歲的肖奶奶是一位獨居老人。春節前,她被車撞傷腿部導致骨裂,要拄着雙枴才能緩慢行走,生活自理出現困難。在提出家庭養老牀位申請後,肖奶奶與南京市鼓樓區瀚瑞老年人服務中心簽約,以每月1085元的價格,享受工作人員上門做飯、保潔、探望,醫護人員入户檢測生命體徵、面診等定製服務。而在此之前,肖奶奶曾請過兩個月的住家保姆,每月花費6000元。

2016年11月,南京市入選第一批“中央財政支持開展居家和社區養老服務改革試點”,在全國率先開展家庭養老牀位建設。經過4年多探索實踐,全市已建成家庭養老牀位5701張,相當於50家中等規模養老院。其中,家庭養老牀位數量的73.3%集中在鼓樓、秦淮、玄武等主城區,主城區家庭養老牀位與機構養老牀位佔比已達到1:5左右,成為養老牀位的重要供給渠道。

大數據與有效監管提高滿意度

“家庭養老牀位以社區養老服務中心為支點,推動養老機構養老服務延伸到居民家庭,把養老院‘搬’回家。”南京市民政局養老服務處處長、一級調研員周新華介紹,它要求家庭養老牀位老人與入住機構老人在評估、協議、服務內容、服務流程、人員調度上實現“五個統一”,並把家庭養老牀位的服務監管統一納入市、區級信息平台,實時進行監管。

走進南京市鼓樓區的智慧養老大數據運營調度中心,屏幕上“今日報警數據”清晰地顯示家庭養老牀位用户的報警類型和處理情況。

海量數據的集合離不開多個終端的數據抓取。南京市政府免費為失能失智或半失能老年人的家庭設施和牀位提供價值3000元的適老化改造設備,除安裝扶手、煙感探測器、燃氣報警器、人體感應小夜燈、牀頭一鍵呼叫設備及鋪設防滑墊等必要硬件設施外,同時配置網絡信息服務系統和智能穿戴、智能感應、遠程監控等電子信息服務設備,動態掌握老人生理指標及活動情況。

今年65歲的艾鋼祥因病卧牀8年多,必須由妻子盧金蘭全天候不間斷看護和照料。與江蘇悦心家庭養老牀位項目簽約後,通過在家中安裝攝像頭,家人可實時掌控艾鋼祥的生活情況和身體狀況,盧金蘭的壓力減輕不少。“一旦有緊急情況,通過一鍵呼叫,可第一時間向社區工作人員報警。”盧金蘭説。

“相比較傳統的居家養老,家庭養老牀位在醫護管理方面優勢顯著。”南京市鼓樓區瀚瑞老年人服務中心主任梅淑芬介紹,“醫護人員能夠上門為失能老人提供尿管、鼻飼管等專業服務,老人不用折騰到醫院,在家一樣能享受到醫院的醫療服務。”

入選家庭養老牀位服務的養老機構,門檻並不低。南京市明確規定,提供家庭養老牀位服務的必須是民政部門設置批准的A級以上養老機構、AAA級以上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在質量監管上,明確要求家庭養老牀位服務由第三方開展滿意度調查,且滿意率不低於90%。

激發家庭養老牀位建設市場活力

韓振燕認為,以前政府辦了很多公辦公營的養老機構,如社會福利院、農村的敬老院,在解決養老問題時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這幾種形式主要是針對沒有兒女、沒有經濟來源的困難老人,起兜底保障作用。大多數情況下,政府應該把養老推向市場,通過制定一系列法律法規政策,營造良好的市場環境,充分激發市場活力。

2017年9月,南京市印發《南京市家庭養老牀位試點實施辦法(暫行)》,在全市正式鋪開家庭養老牀位建設。經過專家學者多次調研論證,鼓勵有條件、夠資質的機構和組織,全面參與家庭養老牀位建設,探索一條既能克服養老用地緊張又能實現養老牀位持續增長的發展路徑,有效破解中心城區養老服務發展空間不足的“先天缺陷”。

為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南京市對每張家庭養老牀位配套補貼3000元;家庭養老牀位可享受綜合運營補貼,養老機構收住本市户籍半失能、失能失智老人,基準運營補貼分別按每人每月200元、300元的標準發放。補貼經費由市、區各承擔50%,以此來引導專業養老機構把養老設施、標準化服務“搬”進老人卧室。

2020年12月,南京市民政局接受民政部委託,編制《家庭養老牀位設置和服務標準》的全國行業標準。“目前,先後試點家庭養老牀位的南京、上海、北京、四川、廣東等省(市),家庭養老牀位建設還存在定位不同、標準不一等問題,全國行業標準將明確家庭養老牀位服務機構及建立牀位程序、管理要求、服務質量監管與控制等內容,有利於在全國更大範圍、高效率、高品質、規範化提供家庭養老牀位服務。”周新華介紹,該標準預計將於今年10月底前制定完成。

據悉,南京市今年還將增加1000張家庭養老牀位,讓這種“有温度”的養老模式逐步走向普惠。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返回首頁
更多新聞,歡迎掃描上方二維碼關注百靈網官方微信(beelink1998515)
您看完此新聞的心情是
點贊有0人與您觀點相同
熱點專題
熱點新聞
Insert title here